十丈软红尘。

临深履薄,快走踏清秋。

【朝俞】尚未成形的街舞脑洞。

想写朝俞的街舞pa。

涂着黑色指甲油人帅发软·恨不得每一根头发丝都分明写满莫挨老子·冷酷杀手和能压地上绝不动手·接个吻呗牵个手呗斗个舞呗的十级骚话选手在人潮喧嚣起哄声里针锋相对,暗度陈仓的调情。

以及旋起飞扬里一闪而过的漂亮清瘦腰际,少年干净的肉体因剧烈运动渗出了汗,在阳光下亮得炫目。

眼尾晕染着红。一向清亮近乎视万物如空气的眼里起了雾,跟朦朦胧胧的江南水乡似的。

那里面映着个口干舌燥的贺朝。

我操,有点危险的好吃。

“小朋友到男朋友,不过一字之差,却让我心心念念捱过三千星辰八千海潮两万里春风。”

“忍受着天地万物喧嚣,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你根植心房引起的沧海惊涛,九天的霄上,荡气回肠,以致念念不忘。”

我这个朝哥有点过分文艺傻逼……。但清华双杰谈恋爱就对了!!!